欢迎来到 王俪桥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南安新闻网新诗百年百位网络诗人评选:王文峰的诗歌-微诗刊

2017-09-29 全部文章 115
新诗百年百位网络诗人评瓦其依合选:王文峰的诗歌-微诗刊肖雨蒙

[新诗百年]人人文学网微刊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王文峰星象仪罗马音,1976年出生于青海,居于河南李燕宁,业于西安金熙秀。青年诗人武幻轮回,系中国青年诗人协会会员、中国诗歌网认证诗人、当代诗社会员、济源市作协委员方舒近况。作品散见于《星星诗刊》《福建文学》等杂志和各种公众平台周锦堂,南安新闻网部分作品入选《中国诗歌年选》等多种诗歌选本旦曲阿帝,自印诗集《有声无声吟故乡》尾美一。
《微诗刊》

王文峰的诗
《哑巴》
亲爱的
我要割掉自己的舌头
收敛起孱弱的声音 装哑
我不想与人为敌
或者说 不想与高天厚土为敌
因为我还想顶天立地
这个世间 是谁暗插了那么多猥琐的耳目
让我的内心爬满不安和悲哀
我只能在梦境里
长久地仰望青海湛蓝的天空
那清澈 那高远
常常让我泪流不止
哦 多么恬美的故乡啊
在我的诗歌里花香鸟鸣
可是我不能啊
不能闭上忧郁的双眼
我要看头顶的万里晴空
我要看脚下的肥沃大地
我要看悲伤中迸发的力量
我要看欢颜后卸下的无奈
我要看生活的大幕
和舞台上游弋的灵魂
亲爱的 阳光这般明媚
为什么我们仍不能发出内心的歌唱
是什么噎住了我们的喉咙
或者 我们根本就不善歌唱
那些歌咏盛世的人们
巧妙地窃取世间的善良和隐忍
满满衣钵紧裹着臃肿的肉身
而灵魂 正在接近阴暗的地狱
亲爱的 你说世界本该美丽
或许 我不该割掉自己的舌头
在洒满阳光的大道上
装 哑
《归还》
沉湎于孤独的时光
我无法拆解这个多棱的世界
掌心的葱绿早已泛滥
无法丈量的空旷 越来越低
接近我逆袭的双眸
那样的景致 直拽我弱小的心脏
其实 我也想在粗糙的面孔涂抹些光鲜
无需浓度 也无需厚度
足够遮挡一种浸入和嘲讽
我的呼吸平缓 符合大地的节奏
而灵魂深陷于人流
又从人流中狼狈逃逸 它羞愧于灿烂
羞愧于一种表达和幻想 如果
如果把流水归还给小桥 该多好
如果把草色归还给大地 该多好
如果把白云归还给蓝天 该多好
如果把鸟鸣归还给森林 该多好
如果把世界归还给世界 该多好
也许 只有善良和纯粹才能归还
或者 安慰这个世间的暴戾和诡秘
2016-4-26
《焚》
你还在抚摸我错落有致的脸吗
请敲打我高昂的头颅 不要不痛不痒
或者直抵我孱弱的心脏吧
请撕裂我 践踏我 不要软绵无力
我的轻薄与浮夸早已被春色吞没
漫山遍野的呼唤和奔跑
势随灰烬飘散 了无痕迹
而阳光起于身后 落在眼前
无限山川在静谧里忽隐忽现
黑先于白 吞噬一些美好
需要寻找一束光 寻找荆棘
来完成清醒 完成思考或沉甸的行走
天宇如此辽远 当我们伸出双手
承接的往往是虚空
和迅速消隐的往事
需要用眼睛锁住一世悲欢
然后挑拣 摒弃 咀嚼 呕吐
需要用口中的半斤唏嘘
延续脚下的悲苦与遥远
而终究 我须打开枷锁
让满眼的怒火焚烧自己 灰飞烟灭
2016-5-18
《我经过的是一片空旷和虚无》
我每天都在经过生活的胸膛
有时径直 有时绕道
从蓝天白云下经过
从川流不息的人群经过
悄无声息地经过 经过喧嚣
经过地表的热浪和马路的叹息
经过哪些缭绕的烟雾和粗鲁的谩骂
经过袒露的乳房 和尚未开启的香槟
经过一根燃烧的蜡烛和冷寂柴扉
经过几声狗叫 也经过垂帘后起伏的声曼
白天我经过肆意或乖戾之风
经过被它吹进山谷的黄昏
夜晚也经过妩媚妖娆的月光
经过被它剥落的花朵的裙摆
当我经过一些往事和泥土
已无力将自己从原地拔起
你听 每一个晨昏都在惨叫
大海的涛声已变得痉挛不堪
我们仿佛天空挟持的闪电
经过乌云密布的陷阱 经过暴雨
经过那抹绿色的一声唏嘘
和许多尘埃一样 我们都是来路不明之客
被时光撕裂成碎片
派发给冷暖无常的江湖
我仍然要不断地经过
经过一颗孤独破损的石头
经过锈迹斑斑的匕首和镰刀
经过那些熟悉或陌生的墓穴
经过一支淬火的笔杆
发出烈马扬鬃的齐鸣
我偶尔也经过一面鲜红的旗帜
其实 我经过的是一片空旷和虚无
2016-8-3
《虚无》
1
撒手吧 托举我身体的狂风骤雨
吞噬 或结束一种贪念
我有虚构的江湖 悲悯
多么渺小 羞赧于空旷世间
我却习惯于揽怀夜晚
揽怀一弯清瘦的月亮
嘈杂也好 静谧也罢
无妨内心的明暗
时光虚无 我的耸立虚无
在泛黄的日历上 静默或者死去
2
岁月被风雨侵蚀一斑
那些干涩的往事
在枯叶和坟茔之间互相猜忌
暗自流溢的悲伤
或者疯狂 让世界模棱两可
我是否酩酊于江湖
苟且在妖娆的尘世
也罢 这世间总要携带着风雨
携带一缕光芒和苦涩 携带血色
总有幸福的诞生
总有悲恸的逝去
《现在的空荡是经年的白》
从六月的天空开始
内心未浸染一滴雨水
发髻割落了一茬茬
长齐的依然是旧光阴
和步入中年的无奈
没有雨水会冲洗我半斤的悲哀
没有空荡会承载我成吨的空荡
这个微弱世间 诺大的黑
永远对话于苍茫的尘世
岁月的屠刀 刀刀见血
而我不得不活下来
预见一种久远的召唤
和未来那般拥挤的犬儒
岁末于我的眉梢
焚烧着久违的虚空和大片的忧郁
现在 无形的空荡多像经年的白
缓隐在尚未光顾的一辦雪花的腹地
悄无声息 或堕虚于远方
2017/12/31
《再致雪》
亲爱的 你终于再次着盛装来袭
这世间一泻千里的白
是你自如挥洒的美 或静或动
或晶莹剔透 或悲怜悯人
你过早地潜入大地的梦境
让我渴盼了太久 太久
一万种心思根植于辽阔
一万个期待矗立在枝丫
一万只脚印砥砺前行
亲爱的
你大片的白让我的手指触摸到高远
顷刻的消融已经拉开了新的序幕
亲爱的
你不来 我的等待成霜成结
生锈的钉子无奈于你的轻盈灵动
你不来 我不舍于纵身冷暖的江湖
实际上 某种悲伤我难以摆脱
因为 整个冬天完整地卡在喉咙
让我失声于寂寥的黑夜
2018/1/4草就
《你说 雪停了》
你说 雪停了
白茫茫的尘世里
提灯的人疾走他乡
遗落的心事 兀自悬浮于辽阔
你说 雪停了
十里是白 千里亦白
万顷疆域是你一览无遗的故乡
绵延不绝的白 或消融殆尽
只怨我 无力拨开眼前的空旷
遥望母亲如雪的白发
是的 雪停了
所有的轻重在她的麾下已不分轻重
有序 或凌乱的涂抹
轻盈 而深沉的江山
你说 雪停了
是的 而风暴已翻山越岭
正在接近 接近
2018/1/5
《活着 多好》
多好 这春光一泻千里
花香浇筑的暗道 忐忑的钥匙
缄默不语 碎裂的
可是这薄情的世界?
多好 灯光射入骨髓
隐痛的关节 春天和地雷同时发芽
身后的光芒 深情而有力
把一些尖锐推向大海
而深渊让我抵达了山顶
多好 曾经的泪水
和藏匿的刀剑 未让我生锈
茫然和苦楚已经腐烂
雀跃般落下的幸福
在灵魂里撞见了薪火
和不可名状的辽阔
现在 允许我推开虚掩之窗
在这个薄情的人世
深情地活着 活着
2018/3/23
《在秋天 风是一把刀》
不要介意它吹乱刘海
不要介意它摘下落叶和果实
在秋天 它是一把刀
割裂出大地的伤口
然后不分昼夜的缝合
执拗向西 一如苍白的思念
向北 是行将停止的跋涉
不要介意它涌动的湖水
不要介意它掀开的辽阔
在秋天 它可能是一团薪火
照亮人世的末路
提醒我做一个光明的人
不要介意它高低错落的一生
不要介意它遗落在门墩上的影子
在秋天 它是自由的苦行僧
用饱满的经卷普度世间乱象
它途径我的身体
仿佛萧瑟吞噬了大地
又仿佛灰烬无声地起飞
2018/10/26

~欢迎点赞分享~

分享一种诗意的生活与其相忘于江湖柯义浤,不如关注微诗刊
人人文学网
总编:王博生 主编:刘雅阁、郭光照
原创投稿:1187295260@qq.com
gege070718@sina.com

《微诗刊》微信号:renrenweishikan

人人文学微信号:renrenwenxuewang
人人·文学·书画·影视·摄影·培训·网络·新闻
@原创文学作品、数字签约、摄影大赛、书画大赛、人人论坛、人人访谈、人人讲坛、人人文学杂志、文学创作作家班、人人文学网络年度奖砂锅娘子标新立异造句。王百洋★中国网络作家协会入会申请QQ:1009068986 ★加盟网站编辑、论坛版主、微诗刊编辑、人人文学书画摄影创作基地徐伟栋。
人人文学网http://www.renrenwenxue.com人人论坛http://bbs.renrenwenxue.com
手机网http://www.renrenwenxue.com/m.php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