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王俪桥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南京通达学院我为钱做了上门女婿,可洞房之夜,压在新娘身上的却是……-蛙姐漫画

2018-06-16 全部文章 54
我为钱做了上门女婿,可洞房之夜,压在新娘身上的却是……-蛙姐漫画


第1章 小静出轨的秘密
大学刚刚毕业后的一天,最好的同学刘东找到了我,满脸愁容告诉我,他被戴绿帽子了。
刘东有一个非常清新娇嫩的女朋友——小静,南京通达学院是我和刘东的学妹,他们已经好了两年多了,我一直都是单身狗,这两三年里被他们秀恩爱虐的不行。
小静很内向太木人道,害羞,每次看到我都露出来腼腆的微笑,做娇羞状,像她这样的女人在这个世界上已经不多了,她怎么会出轨呢?
我不相信,刘东说千真万确,小静确实出轨了,有一次他回家的时候,发现家里好像有第三个人来过,问小静她就言辞闪缩,确实有鬼的样子。
还有一次,刘东无意中在租的小区外面,看到小静从一辆宝马车上面下来,而刘东问她以后,小静又极力否定,说没有的事情,他一定是看花眼了。
看刘东心急如焚的样子,我安慰他,让他先把事情调查清楚了再说,万一他真的看错了,冤枉了小静就不好了。
总之我相信像小静那样娇羞的女人,是不会出轨的,如果她都出轨了,那全世界的女人都会出轨。
为了彻底调查清楚,我给刘东建议任光晞,让他骗小静要回家几天,然后在家里安装个偷拍摄像头,看看能否拍到什么。
刘东觉得有道理,就骗小静老家有事要回去五天,五天后回来。
我和刘东就在我租住的房子里面,开着电脑,随时注视着他房子里面的一举一动。
刚开始两天罗曼雅,风平浪静,什么都没有发现,倒是小静在房间里脱衣服的时候,刘东连忙就让我回过头去,不准偷看。
我是一个大龄的处男,董翠婷从来没有看女人做过,说实话,对小静这样娇羞可爱的女孩子,我也偷偷意淫过她几次。
当然这仅限于思想上的,其他什么都没做过,我也知道这样是不对的。
到了偷窥的第三天,终于有了发现!
晚上十点左右,刘东租的房间门打开,小静进入房间里,而在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我和刘东两个人都紧张不安盯着监控画面,不过当我们看清楚了小静后面的人后,紧张不安的心紧接着松弛了下来。
和小静一起回家的是一个女人。
一个非常漂亮的熟女御姐,精致的瓜子脸,猩红的翘唇叶嘉怡,个子高挑,上身穿白色衬衫,下身穿紫色套裙,高跟鞋,胸部很大几乎要把白衬衫给撑爆了。
看这穿着打扮,应该有三十岁左右了,而且是职场的ol打扮。
我被这个漂亮的熟女一下子就吸引住了,这可是极品的大美女,正是我魂牵梦绕想要的女人。
我问刘东,这个女人是谁,刘东摇了摇头,说他也不知道。
或许是小静的什么姐姐亲戚吧,我也觉得像,估计是来看小静。
就在我们以为偷窥没有什么发现的时候,画面里突然传来了非常不可思议的一幕,因为小静把门关上后,那个熟女突然从身后抱住了她!
刘东的脸一阵白一阵青,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我听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刘东连忙把视频给关了。
他气得全身发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最后也不管我在旁边安慰,直接冲了出去。
我怕出事,打电话给他,刘东接了。
“别做傻事,先冷静一下,兄弟。”我安慰他。
“我只是……接受不了,为什么会是这样?”刘东都快哭了。
“没事的,你现在告诉小静你已经回老家了,千万别回去找她们,不能让小静知道你装了摄像头。”我提醒他,现在冲回去,只有让事情变得更糟。
“我明白,我不回去……”刘东语气非常低落。
“你在哪里?先回来吧。”我接着说汪芷榆。
“我找个地方冷静一下,你不用管我了雀栖梧枝。”刘东估计是找地方喝酒去了吧,我想。
第2章 我“嫁”人了
事情发生后,刘东在我的劝阻下,和小静分手了。
随着刘东和小静的分手,我和小静也没有了联系。
23岁那年,父亲在工地上干活摔断了腿,为了筹集治疗的三十万费用,我到处借钱,却只借到了五千块钱。
就在我感到绝望的时候,我把几乎每一个认识的人都找了一遍,甚至也打电话给了小静。
听了我说的情况,小静沉默了很久,后面她说她没有钱借我,不过有一个机会,如果我把握了,或许可以解决眼前的危机。
我连忙问他是什么机会,她告诉我,她有个朋友,在招上门女婿朱侦,条件是:大学毕业,农村人,老实忠厚。
见面后如果能成,女方将一次性给男方三十万的彩礼,最关键的是,女方很急希望马上能结婚。
当上门女婿,在农村是一种羞愧难当的事,会被人笑话的,父亲要是知道了绝对会狠狠打我一巴掌的。
我在医院里思考了一个晚上,第二天瞒着病床上的父亲,在小静的安排下和这个征上门女婿的人见了面。
见了面把我吓了一大跳,这个征上门女婿的人,居然是和小静搞拉拉的那个熟女。
小静帮我介绍,她叫苏玲,是云城上市公司特房集团董事长秘书,今年30岁。
见到了穿好了ol职业装的真人,我脑海里闪现了各种杂念,非常木纳拘谨。
眼光控制不住就被她高挺的胸部吸引,苏玲翘着二郎腿,对我非常冷漠,整个过程,我们都没有说几句话,她就离开了。
回去后我很懊恼,知道没戏了,可没有想到隔天,小静告诉我,苏玲同意了,让我上上门女婿。
不过她给我提了几个条件,其中最主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并不是真结婚,而是假结婚,但是平常在外人面前,必须维护夫妻恩爱的假象。
我很快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小静和苏玲是恋人,苏玲之所以找我当上门女婿,恐怕是为了瞒天过海,应付家里的压力,掩饰她是女同的秘密。
而小静也同样需要掩饰自己的身份,所以就介绍我嫁给苏玲。
为了救父亲,我咬牙答应了,哪怕是当接盘侠,我也没得选择。
第二天,三十万就转到了我的账户里,父亲问我哪里来的钱,我骗他找了工作和老板预支的,从头到尾,我都不敢告诉父亲,我已经当了上门女婿了,如果他知道了,一定会暴跳如雷骂我的。
过了几天,我和苏玲到民政局正式登记结婚,成为了“真正”的夫妻。
很快我们就定好了婚期,结婚当天热闹非凡,总共办了五十桌,全部是苏玲的同事、朋友和亲戚。
新婚之夜,我喝了不少酒,守着苏玲这样一个性感尤物,浑身燥热不已,满脑子都是和她洞房的画面,当我试着伸手去摸苏玲的时候,被她狠狠甩开。
她非常厌恶和凶恶告诉我:“我们只是假结婚而已,你不要忘了,以后都不准打我的念头!要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被苏玲狠狠推了一下,我清醒了不少,再也不敢再去尝试了。
苏玲让我睡在楼下的客房里,她自己住楼中楼上面大房间。
我在这个陌生豪华的房间里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一切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
晚上十二点左右,苏玲接到了一个电话,突然要出去,我在后面问她,这么晚了,要去哪里?
她回答我,公司里有点急事,要马上去一趟公司。
洞房花烛新婚之夜,可是苏玲却离开了房子出去了。
只有我自己一个人,这一刻,我非常清楚,我和苏玲真的是假结婚的,我只是她花钱买的挡箭牌!
苏玲说要到公司加班的事情,我是无论如何都不相信的,这中间一定有什么事情。
我悄悄跟在她身后,打车跟在她身后,到了后面我发现苏玲真的开车到了特房集团总部。
难道我错怪苏玲了,她真的有工作上的事情着急处理?
我悄悄跟着苏玲进入了特房集团大厦,发现她坐电梯上去,最终停在了大厦最高楼8楼上。
等她离开电梯了,我也坐了电梯跟到了八楼。
此时八楼里空无一人,到处一片安静,我在八楼走了一圈,发现其中一个办公室里面亮着灯陈维龄。
正要靠近往里面看,突然听到了从里面传出来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我整个心都提了起来,站在半掩的房门外往里面看。
这一看,把我惊呆了,此时苏玲正在里面和一个胖男人……
那一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性感的老婆自己上不了,居然被这头猪给上了。
我攥紧了拳头,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
沉默了三秒钟后,里面传来了苏玲嗲嗲的声音说:“董事长,人家都和你好了这么久了,你答应人家当子公司远方旅程总经理的事情,怎么还没动静呀?”
“快了快了,我老婆现在对我们关系有所怀疑,我不敢做的太明显,现在你结婚了,她也没得怀疑了,我很快安排你上!”
“太好了,谢谢董事长!”
苏玲朝着胖男人脸上亲了下去,说:“亏你想出来假结婚这一招,一下子就让家里母老虎没得怀疑了。”
听到这里,我一下子反应过来我当上门女婿是怎么回事了。
这个胖男人是特房集团的董事长——王国庆,婚礼上,他还作为苏玲的领导上台讲过话。
苏玲是他的秘书,同时也是他的小三,之所以苏玲找我当上门女婿,是因为王国庆的老婆怀疑他们的关系,所以苏玲和我结婚打消她的怀疑。
她把我当挡箭牌,好接着当王国庆的小三,一步步在公司里往上爬。
我的心里一阵绞痛,没有想到,我居然入了这样一个坑。
苏玲她不仅和小静搞在一起,扮演者老公的角色。
另一方面,她作为女秘书,还和董事长搞在一起,当他的小三。
我犹如看到晴天霹雳一样,快要站立不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王国庆对苏玲说:“对了,你那个买来的窝囊废老公,知道我们的关系吗?不会碍我们的好事吧?”
苏玲侧着身子对王国庆说:“不会,绝对不会,周伟这个人老实巴交,就是个窝囊废,他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就算他知道我们的关系也不怕,他就是我花钱买回来的一条狗而已,不会影响我们的。”
我在苏玲眼里就是一条狗,我内心酸楚,眼眶一热,咬地牙齿作响。
第3章 到底是谁有问题?
我最后还是离开了特房集团大厦,找了个烧烤摊一个人喝闷酒。
第二天回到苏玲家的时候,丈母娘陈淑华已经在房子里了,闻到我满身酒气,立刻翻着白眼对我说:“去哪里喝了,怎么身上都是酒气。”
说完她又对苏玲怒其不争说:“你看看你找的好老公,一大早就喝的醉醺醺。”
苏玲连忙拉我到楼上,可能是因为陈淑华来了,她对我的态度没有像昨天晚上那么蛮狠,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完了她很紧张对我说:“我妈来了,估计会住一个晚上,你得把戏演好,千万不能演砸了,明白吗?”
我和苏玲到楼下去,苏玲又再次挽着我,一副非常恩爱的神情,头还贴在我肩膀上,像个小女人一样,她的个子比我还高,贴在我肩膀上,显得很滑稽。
丈母娘陈淑华看来对我不满已久,看见我招呼让我坐下来,翘着二郎腿要对我训话。
她阴沉着一张脸说:“我女儿这么好的条件,多少有钱人想要和她在一起,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看上你哪点的,现在这些我也不管了,你不能这样窝在家里吃软饭。”
吃软饭这个词,很是刺耳。
苏玲在旁边打断陈淑华说:“妈,你说这些是要干嘛,周伟的工作不是在找嘛,我已经在公司里面帮他打过招呼了,过几天他就要去上班了。”
“好,那工作的事情就不说了,我们就说一下生孙子的事情,结婚也过了一段时间了,苏玲的肚子怎么都还没有动静?”
我心里面想,结婚是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你女儿的身体我碰都碰不到,怎么个怀孕法?
陈淑华念念叨叨,总之对我是十万个不满意,后面越说越扯,又说我是农村人,家里又很穷,说我完全配不上苏玲,真的是家里祖坟冒青烟了,才能和她宝贝女儿结婚。
“还有啊,我听说很多凤凰男结婚后,都会偷偷把钱给老家家人,小玲你可要当心一点啊。”
陈淑华越扯越远,苏玲在旁边听得不耐烦,直接打断她,:“好了,妈你就别说了,你消停一下吧。”
我差一点就想把所有事情真相说出来,不过最后忍住了,苏玲不断朝我使眼色,让我不敢轻举妄动。
陈淑华在的这一天,我就像过街老鼠一样,感觉矮半头,还要假装虚心接受她的意见,保持着一个微笑。
到了晚上,苏玲终于第一次让我住她的房间里,我心里一阵高兴,幻想着我晚上终于可以和她做那个事情了。
可是当我要爬上她床的时候,苏玲站在床上,叉着腰瞪着我,好像要把我扒皮了一样:“你只能躺地板,不准到床上来,明白了吗?”
第二天,吃完了早餐,我听到苏玲和陈淑华在一楼吵了起来了,看样子这对母女关系也很紧张。
苏玲对着陈淑华大叫着:“会生的,会生的,你能不能不要像逼什么一样逼我生孩子好不好?”
陈淑华则不甘示弱说:“你倒是生啊,一点动静都没有,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有计划生吗?”
苏玲被逼急了,居然把我拉下水,对陈淑华说了一句让我晕倒的话来:“我倒是想生,可是周伟不行啊。”
啊!
陈淑华傻眼了,把我叫到下面,眼神很快就朝着我的裆部看过来,盯着看了三秒钟。
我被看的不自在,陈淑华转头看着苏玲又问:“是怎么个不行法嘛?”
苏玲朝我使眼色,她可能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居然对我说:“怎么个不行法,你自己和妈说!”
第4章 金钱诱惑
我一时语塞,这太尴尬了。
我根本没有碰过苏玲,怎么能行呢,支支吾吾之后,只好乱回答:“可能是精子质量不好吧,也许是可能是大概是这样吧……”
“哎呀!”
陈淑华一声叹息,用哀怨的眼神看着我。
她拉苏玲到一旁,小声说:“你找的这个窝囊废男人怎么连这个都不行,那他到底有什么是行的?你真的是瞎了吗,找他到底有什么用?我不管!我要抱孙子,他不行你就和他离婚异世悠闲人生。”
我就这样莫名被不行了,苏玲一方面是拉拉,另一方面是王国庆的小三,她现在根本不可能想要怀孕,我背黑锅了。
苏玲安抚陈淑华说:“妈,我们偷偷去看过了,医生说能治好的,不过要一段时间调养一下,这种事情不能急的。”
陈淑华很不满意,说着:“不管你们了,反正给我生个孙子出来。”
陈淑华好不容易才走,她前脚刚走,后脚苏玲立刻恢复了老样子,对我冷冰冰的模样。
我满脸笑容对苏梦说:“我没有不行啊,要不然现在你试试?”
苏玲翻了一下白眼,指着家里的好多地方说:“该干活了,别偷懒,还有等下我给你晚上的菜单,给我落实了,ok?”
我一下子又变成了家庭主男了,不过这样的日子没有维持多久,很快苏玲就给我找了一份工作。
这一份工作是开车当司机,挂在特房集团公司里,但是其实是给王国庆的老婆冯瑛开车。
苏玲对我说,这一份工作是她争取了很久才争取到的好工作,一个月五千块,一天八小时工作制,超过八小时有加班费。
她还特别对我交代半天说:“千万不能让冯瑛知道我们是假结婚的,知道吗?”
我假装不知道内情问她为什么,她难得耐住性子和我解释,:“冯瑛经常去我妈的店里买珠宝,她们关系非常密切,冯瑛知道了,她告诉我妈庞小杰,那我妈也会知道我们是假结婚的。给我机灵点,要是让她知道我们假结婚,你就死定了。”
说完,苏玲又要揪我的耳朵,一副恶狠狠的模样。
“不会,绝对不会泄露我们的真实关系的!”我连忙说道,她才饶了我。
她当然害怕冯瑛知道我们是假结婚了,找我当上门女婿,唯一的目的就是当烟雾弹,让冯瑛不再怀疑她和王国庆的关系,所以她非常害怕我说出去。
以工作来说,对于一个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这份工作其实可以接受,虽然开车不大体面,但是我至少有事做,不用再被丈母娘说我吃软饭了。
王国庆的老婆冯瑛,也不是原配,年轻的时候她是不眠夜娱乐城的头牌,后面被王国庆看中当了他的小三,原配去世后,她就转正变成了正宫。
很讽刺的是,她变成了正宫以后,王国庆又找了苏玲当小三,顶替了她原来的位置。
也难怪冯瑛会怀疑王国庆和苏梦的关系,因为她本身就是这么来的,对于王国庆肯定非常了解。
冯瑛年纪比陈淑华小一些,大概四十左右,看到她的时候,发现她能当不眠夜娱乐城头牌和被王国庆看中,真的是有姿色的。
哪怕现在年近四十了,仍然显得非常年轻,没认真看,甚至会觉得她二十多岁而已,上身穿露双肩多彩T恤,下身穿着哈伦裤,手上有西藏风格手链,带着黑色墨镜,就像是年轻女明星一样。
摘掉了墨镜,就看到两只好像永远在对人放电会说话的眼睛,冯瑛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骚气,举手投足之间很妖艳,给人感觉就是很风尘。
这可能她过去职业经历,还有当小三的人生说形成的特定的气质,是从骨子里面透露出来的,她习惯而且也享受这样的状态。
不过有一点非常好,就是她并没有什么架子,虽然很骚气,但是让你感觉没什么距离感,总是笑盈盈地让人感觉她是尊重你的,哪怕你是一个司机,她也并没有感觉高高在上看不起你。
第一次见到我,她把我从头到脚扫了好几遍,满脸坏笑说:“没想到新来的司机还是一个小鲜肉啊,姐最喜欢小鲜肉了。”一边说还一边朝我胸肌上摸了一下,做出惊讶的表情来。
“可以啊,有在锻炼身体哦。”冯瑛不断点头。
“偶尔做运动。”我拘谨回答,她笑盈盈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不用这么紧张,冯姐又不是坏人。”
她很自来熟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亲民的姐姐一样,完全没有总裁夫人的派头。
我帮她开了车门,让她上了车。
我第一次载她是去一个叫窈窕淑女sp“馆的高级会所,里面消费很高,目标顾客就是像冯瑛这样的富婆,项目有sp“美容,推拿,足浴,针灸,火罐等等,除了这些基础的项目,还有很多国外的项目,泰式按摩,牛奶浴等等,门口站着两个碧眼金发的白人男模,客人进来了就九十度鞠躬。
冯瑛告诉我:“小伟啊,以后窈窕淑女sp“馆可能是我最经常去的地方之一了,女人每天都得做美容啊,要不然老的很快,而一旦变老了,就没有男人喜欢了呢,男人可是很花心的。”
冯瑛看样子花了很多的时间在保持自己的容貌上,难怪她四十岁的人,还像二十来岁一样。
在车上的时候,冯瑛在后座骚里骚气问我:“小伟啊,你结婚的时候,我也参加了,你还记得吗?”
“嗯鬼谷子说服术!记得啊。”结婚那天,冯瑛和王国庆坐一起,那时候我就留意到了她,因为她始终挽着王国庆的手,好像非常恩爱的样子。
“怎么样,结婚了半个月了没,婚后生活很甜蜜吧芬兰化。”
甜蜜个鬼啊,我心里暗淡了下,不过没有表现出来“嗯,还行,就是那样了。”
过了一会,冯瑛头往前靠上来,在我后脑边突然说:“小伟啊,我问你个问题啊,王董这些天有单独去过你们家找过你,或者……苏玲吗?”
听到冯瑛这么问,我心里一咯噔,大脑快速运转起来,看来冯瑛对王国庆和苏玲的关系还是有所察觉的,而且掌握的情况,说不定连王国庆偷偷去芙蓉园找苏玲的事情都知道了。
她正在试探我!
我假装镇定,连忙回头一笑“这怎么可能呢?姐,王董大人物,怎么可能到我们那个破地方去呢?您说是不是?”
冯瑛也笑了笑,露出来一个妩媚的表情说:“不一定哦,他这个人虽然是总裁,可是经常干一些不像他身份地位会干的事情哦。”
“是吗?”我心里对冯瑛是知道多少王国庆和苏玲奸情,更加没办法判断了。
听她的语气,好像她都已经全部知道了一样,当然这可能也是她的心理战。
我终于明白了苏玲的担心,因为哪怕找我假结婚了,冯瑛依然没有打消怀疑。
接下来冯瑛问我的事情,更加确定了这一点。
“对了,我听说你和苏玲认识了十天就结婚了,你们怎么那么快就结婚了呢?不和常理啊。”
冯瑛依然在试探我!
我开始小心谨慎起来:“是,我们认识十天就结婚了,闪婚呢,反正看着有眼缘也合得来就决定结婚了,苏玲这样的美女,我怕时间拖太久,她反悔不嫁给我了,呵呵。”
“是这样吗?”
“还是另有隐情呢?”
冯瑛越说,我越紧张,额头上汗水都出来了。
透过镜子,我看到冯瑛在后座上翘着二郎腿,双手交叉在胸前,脸上始终带着妩媚莫名的神秘笑容。
看到我在看她,她身体微微前倾,丰硕的胸前震动了几下,让我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呵呵,没有什么隐情啊,姐,时间确实是太快了,就像是连续剧里面的剧情一样,可能我和苏玲都是做事冲动的人吧。”我接着扯。
“苏玲不像是做事这么冲动人,我看她做事情可是会深思熟虑的。”看样子,冯瑛对苏玲很熟悉。
“我听说你是农村人,还刚大学毕业,是吧,苏玲的条件那么好,不是姐这么认为啊,是婚礼那天隔壁桌有人在说,你们这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完全不搭啊。”
“苏玲可能是看中我比她年轻吧,姐不是说了,我是小鲜肉。”我胡言乱语,也不知道自己在说啥了。
“其实吧,我对苏玲这个孩子特别了解,因为我常去你丈母娘店里买珠宝,我们关系非常好,苏玲很优秀,心气也特别高,凭我对她的了解啊,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看上你的啊。”
说完冯瑛还对我说她实话实说,让我不要介意。
冯瑛越说我越紧张,我弱弱回答她:“这可能是缘分吧,缘分这种东西说不清楚的。”
“现在车里面就只有你和姐,你对姐说实话,你和苏玲是不是假结婚?”
啊!
冯瑛居然看透了苏玲的把戏,居然猜测到了我和她可能是假结婚。
我的大脑快速运转,让自己无论如何要镇定,不能露出来马脚,冯瑛现在在试探我,说明她最多算是半信半疑,应该还没有完全确定,所以我千万不能被她看破了。
透过后视镜,我看到了冯瑛笑盈盈的双眼正盯着我看。
“假结婚?”我先是一楞,后面笑了出来。
“姐,你真逗,还有人假结婚的?我和苏玲怎么可能假结婚呢?”我假装无辜惊讶。
“怎么没有呢?为了达到某种目的,现在的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呢,还有人假离婚不是,古代为了迷惑敌人,连诈死的损招,都有人用,人生就是一场戏嘛最潮乞丐!”冯瑛这么说也没错。
“我和苏玲可是到民政局领了证的,不是假结婚啊。”我肯定要一口要紧。
冯瑛沉默了一会,后面突然开口问我:“苏玲在床上浪吗?高潮的时候是不是和平常看到的差很多?”
啊!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高潮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