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王俪桥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南京泰州学院曹兴:爱因斯坦悲剧命运诉说什么真谛? 【哲学研究】-因贵而福

2017-10-05 全部文章 53
曹兴:爱因斯坦悲剧命运诉说什么真谛? 【哲学研究】-因贵而福
作者简介:曹兴,博士生导师,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国际政治系教授;石河子大学新疆发展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和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项目匿名评审及成果鉴定专家。有过农村(随父下放)、工厂(当过工人)、学府等“三地”阅历,不做文案的书虫,南京泰州学院但爱做独立思考、打通理路的思想家;从批判者转向建设者。近年来研究领域包括大国关系、全球问题、中西文明比较、国际关系中的民族宗教问题等。曾出版独著、合著二十多部,发表学术论文一百三十多篇,合计数量达600多万字。

文外的故事:这是我有生以来大彻大悟的文章之一,是专门研究科学家的科研活动的,探索科学、哲学、宗教三者关系的论文。这是我1993年还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任教时发表的一篇学术论文。值此有三个特别的感触是必须要说的。第一,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吴愤奋,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所替代。第二,我发表此文的第二年即1994年就调往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所工作叶兆良。没想到,由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变成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竟然正是我调动的研究单位的方向。二十多年后,才能看到这种历史的巧合。第三,也是我重点要说明的,当时我的老领导雷永生当着我的老朋友王东成大赞我的这篇学术论文,“这个学报这么多年,没发表过多少好文章,曹兴的这篇文章漆原智志,堪称是一篇力作。”这话是后来王东成告诉我的。如今回忆起这番话,真是五味杂陈。最值得珍惜的是,我很爱惜这篇自以为是很有思想的论文,是我探索科学、哲学、宗教三者关系的一个逻辑起点。是为记。
爱因斯坦用了近四十年的时光对宇宙统一场论进行研究, 虽然始终未找到答案,但却以一种特有的魅力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奇妙而珍贵的财富; 也许解开其中的谜将预示着一场哲学上的变革。因此,深入思考、再度探索、重新解释爱因斯坦晚年悲剧命运的底蕴是很有价值的一种探讨。
一、并不令人满意的两种解释
爱因斯坦是20世纪乃至整个人类历史上最出色的科学家、思想家之一。他在1919年取得了辉煌的成功: 他的广义相对论第一次获得了强有力的证据,他的预言变成了现实,即在太阳的引力场中出现了光线偏折的现象。这一下子使整个文明世界着迷了, 它使爱因斯坦的名字突然间变成了整个人类文明世界中最为时髦的字眼。自此,爱因斯坦受到成功和赞誉的极大鼓舞,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他提出了下一个理论目标是要建立统一场论。可是, 自从1929 年他从事统一场论的研究初具模样,一直到他的临终,其间经历了整接二十六个年头, 经历了无数坎坷, 屡次受挫, 吃尽苦头, 最后还是未能看到成功的光明, 这就铸成了爱因斯坦的悲剧命运。
对此,到目前为止,人们的理解与解释有两种:
第一种理解是: 爱因斯坦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即在理性理解不了的情况下)求助于宗教, 认为宇宙的统一场是主宰宇宙万物、令人敬畏的神秘本质, 为此他使用了“上帝”这个概念。因为只有上帝才是万能的,才能统一宇宙间的一切事物。然而,宗教只能使人加以崇拜和信仰, 却无法使人信服,尤其不能使唯物主义的自然科学家信服。“上帝”是不可证实的乔伟光。科学家所追求的宇宙本质即统一场则必须是可证实的。用不可证实的“上帝”去代替可证实的“统一场? (宇宙本质)就必然造成悲剧,这似乎就是爱因斯坦的悲剧命运的所在。
其实,爱因斯坦不是付之于“上帝”的解释才造成悲剧命运的。恰好相反龚韦华, 是因为他的科学探索屡遭失败、悲剧命运已经形成,才付之于“上帝”解释, 这个因果关系不可颠倒。用结果解释原因是说不通的。况且,爱因斯坦心目中的“上帝”,和宗教所说的“上帝”,并不完全是一回事。前者(爱因斯坦的上帝)是科学家对宇宙运行和谐、内在有机联系之神奇的敬畏, 里面多少包含了科学的理论, 起码可以说是建立在一定的科学理解的基础之上的,是理性所要把握的对象(不等于理性所能把握的对象)、后者(宗教上的)是似人的、与人的命运休戚与共的人格神。所以, 爱因斯坦并非抬出了“上帝”(宗教)而抛弃了科学。
第二种理解是: 当时的科研条件并不具备,也不完善,因此爱因斯坦不可能有更先进、更科学的方法, 还无法阐明宇宙如何统一的问题。后来会出现更先进的科学方法和更加优秀的科学家去完成爱因斯坦的未竟之业。中国的一位著名科学哲学家舒炜光教授提出:“爱因斯坦的宏伟蓝图未能变成现实,毛病出在哪里? 是人力不能及吗? 不是。是路子不对头吗?林俊峰 现在看来也不是。是目标错了吗? 可以说具体目标未必准确, 但总的方向没有错。是不具备条件吗? 现在看来, 关系很大……”这将意味着, 要号召更多的人去步爱因斯坦的后尘。
现在的问题是: 爱因斯坦的研究思路到底行得通还是行不通? 其中是否存在某种逻辑的可能? 用科学的方法是否能够有效地把握那统一万物的宇宙本质? 换一个提法, 统一万物的宇宙本质是不是科学所要和所能把握的对象,或者它需要与哲学结成同盟, 或只是哲学才能把握的对象?这是一种科学探索的挫折, 或者还包含了某种哲学领悟上的失败? 如果这种探索在逻辑上是可能的, 那么后人去继续完成爱因斯坦的未竟之业才是很有价值的。
其实, 爱因斯坦的悲剧命运在向人类诉说着异常丰富的内容:其中或许就含着“此路不通”、“后人不必通行”的含义。这是一种无言的诉说吕燕身高, 那么, 它到底在向人们诉说些什么呢?
二、相对论不能把握绝对的对象
科学所追求的对象是可证实的,通过逻辑理性所能理解的东西。可以说, 逻辑理性是科学把握和理解其对象的手段和工具理性。
也正是在上述思路的指导下,爱因斯坦花费了近四十年的精力和努力, 想把电磁场的本质原因以及宇宙(微观粒子) 如何统一的原因, 包括在一个共同的数学公式之中。这里包含了一个前提, 宇宙统一的本质原因是可以用一个共同的数学公式来表达的。如果宇宙本质不能用一个共同的数学公式来表达, 那么爱因斯坦的失败就是必然的, 而且后人的一切继续的努力也必将是徒劳的。科学探索应该只做那些可能做到的事情, 而不该从事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因此,对科学探索的大前提进行深入思考便是有价值和必要的。
值此, 必须提出的问题应该是, 宇宙的本质能否用有形的东西去把握和理解?宇宙的本质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 答案应该是否定的!“有形的”有两种含义:其一是指有形体的、可以直接用感觉去认识的; 其二是指可以用有形的数学公式(关系式) 来表达的。
对于第一种情形, 科学家已经非常清楚: 一切事物的本质、决定事物现象的内在原因是无形的, 不可能是有形体的, 因此人们不能角感觉去认识事物的本质原因, 必须借助理性或只有理性才能把握事物的木质原因, 而感觉只能认识事物的现象却不足以能够认识事物的本质。可以说, 感觉的对象是有形的, 理性的对象却是无形的。科学所要把握的对象是理性的对象而不是感性的对象。这一点不是问题的焦点与关键。症结在于后一种情形, 即宇宙本质能否用有形的数学公式或逻辑关系式来表达? 这是一个难题! 让我们来通过分析牛顿去分析爱因斯坦。牛顿力学体系的原理、公式并没有揭示字宙的最深层原因和最高本质, 其公理只是一个假设,公理是未能证实的。当进一步去思考、研究公理的原因和证实公理时,牛顿抬出了“上帝”的概念, 这说明. 牛顿未能用数学公式去表达宇宙的最高本质。爱因斯坦的视野大大地超过了牛顿, 把注意力放到光速或超光速物质的运动规律上。这无疑比牛顿更向宇宙的最高木质迈进了一步。但爱因斯坦在反思宇宙的统二场、宇宙本质时, 也走向了类似牛顿的道路—付之于“上帝”的解释。这说明, 迄今为止, 还未有人能够成功地用数学公式、逻辑关系式去表达宇宙的本质原因。以后能否实现这一美好的愿望, 还是一个有待探索的问题。原因何在?
宇宙的最高本质是一个决定一切领域、一切事物的东西。牛顿和爱因斯坦所用的物理学公式表达的本质只是决定、主宰物理现象、物理领域的本质和原因, 而不是也不可能是决定一切领域和现象的本质原因。或者说, 物理现象只是宇宙间的低层次的现象,物理学展示的公式只是宇宙间的低层面的本质原因。这意味着, 用物理学的公式去展现宇宙的最高本质, 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进一步思考, 该是: 宇宙的最高木质是绝对的东西,因为它是决定一切事物、一切层面的根本性的东西; 它不是相对的东西;不是只适应某一领域(如物理领域) 的东西. 爱因斯坦研究的是“相对论”,展示的只是在物理领域中的事物、其中, 时间和空间是相对于不同运动速度的、事物而言的。所以,结论是: 相对论不能把握绝对的对象。
三、休谟的启迪
科学家进行科学研究运用的是科学的理性去展示宇宙的本质与原因。科学理性是逻辑理性。只有逻辑的科学理性才能用有形的逻辑关系式、数学公式去把握事物的本质。这种本质只是宇宙间事物的低级本质而非最高本质。为何会是这样?揭开其巾的奥妙, 应该重新反思休谋的伟大启迪红楼炮灰攻略 。
休谋是人类的导师。他向人类诉说的真理远不是迄今为止的人们所理解的那些内容,它还有更加深刻、更加丰富的内容。
到目前为止, 人们只是从下述角度去接受休谟的启示: 用经验的科学理性去理解实体(宇宙的最高木质) , 只能走向不可知论和怀疑论, 人们所要思考的实在的东西需要用科学的经验的可证实的理性去认识宇宙奥秘的道路, 这不应该走其他别的什么道路。后来的科学家和现代分析哲学家充分地接受了这种启示, 开辟了科学研究的道路。
其实, 休谟的伟大启迪还包含着下述深刻而丰富的内容: 用经验的、科学的理性不把握实体和宇宙的最高本质。要想认识宇宙实体, 就不能只走科学的道路, 不能只运用逻辑的、经验的、可证的理性, 要开辟出新的道路。德国古典哲学的努力正是在开辟新的道路,即用哲学的思辨理性去认识实体。这是一种运用绝对的工具理性去把握宇宙的绝对精神的努力。因为, 德国古典哲学发展到黑格尔才推出绝对理念, 绝对精神的观念。黑格尔的工作是在运用(人的客观的) 绝对理念去把握宇宙的绝对精神。尽管德国古典哲学运用的也是(但不只是) 一种逻辑理性, 但那不是科学的、经验的、可证实的逻辑理性毒蛛网, 而是一种哲学的、超验的、不可证实的逻辑理性。
科学的理性思维有两种: 一种是形式逻辑的理性思维,一种是辩证的科学理性思维(黑格尔称之为“消极否定的辩证法”)鸮人。爱因斯坦比牛顿高明之处在于, 爱因斯坦运用辩证的科学理性梅朵瑞恩,牛顿只运用形式(逻辑)的科学理性, 去理解宇宙奥秘。牛顿走向了形而上学的思维泥潭, 爱因斯坦却步入辩证法的科学大道。
然而,运用科学的辩证理性思维虽可展现相对论的奥妙,却不足以展示绝对本身(宇宙最高本质)的奥妙。黑格尔一针见血地指出, 运用消极的否定的辩证(爱因斯坦运用的科学的辩证思维就属于这一种) 虽然能够理解事物的运动、变化、发展、产生和消灭的奥秘, 却不能理解绝对, 只有积极肯定的辩证法( 即辩证法的第二种形态, 也就是思维的理性) 才能理解绝对; 运用前者只能否定绝对, 却不足以肯定绝对, 只有运用后者才能肯定绝对。因为, 前者只是用消极的否定的变换法则去理解事物, 它只是一种局部思维, 单纯从事物的否定环节去理解事物, 后者才是一种“否定之否定”的法则,才是一种从事物的整体理解事物的本质、宇宙的最高本质的方法。绝对、宇宙的最高本质绝非事物的局部本质。
四、哲学的真谛是把握绝对,科学并不问津绝对
科学所追求的对象是相对的,哲学所追求的对象是绝对的。虽然科学也指向绝对,却不能(或没有能力和力、法用科学理性去)把握绝对本身、哲学的最高使命就是要把握绝对。这就是说, 绝对是哲学的对象而非科学的对象。
科学的发展所走的是能够实证的道路,哲学的发展所走的是不能最终证实的道路。科学家所做的工作是证实某种原理并能够证实甚至能够完全证实某种原理。哲学家虽然也想并极力去证实宇宙的绝对本质, 却无法最终完全证实宇宙的绝对本质。因为,宇宙的绝对本质是个无限, 它所具有的本质规定性是无限的,因此是不能最终证实的。虽然, 哲学家只能展示其有限的本质规定性, 但是, 哲学家的高明之处在于, 能够用有限的本质规定性去透明、暗示无限的木质规定性的丰富内涵。用哲学的一条原理来说就是:“无限不在有限之外, 而在有限之内;无限的宇宙奥秘就在有限的事物奥秘之中;因为两者的本质、道理是一个而不是两个卢洪波。”纯哲学, 不同于科学, 它始终踏着“绝对”的足迹向前发展: 泰勒斯的“水”是绝对的一种界说, 它意在说明主宰宇宙无限事物的根本性的原理。后来的一切哲学家所拿出来的各自的最高范畴( 如“火”、“气”、“纯存在”、“理念”、“本体”、“意志”、“生命冲动”、“自我”、“绝对的同一性”、“绝对精神”等)都是对绝对的不同界说。纯哲学(第一哲学) 所暗示的是“绝对是什么”。非纯哲学( 如应用哲学、科学哲学等) 则不然, 则必将具有科学的性质。正如罗素所说,分析哲学与其说具有哲学的性质,不如说具有科学的性质。
五、爱因斯坦有着一种哲学冲动和对宇宙终极关怀
爱因斯坦, 作为一名自然科学家, 为什么会去问津哲学的对象即绝对?前面所说,“科学并不问津绝对”, 并不等子说“科学家从不问津绝对”。因为有的科学家,同_时也是哲学家。爱因斯坦就是这样的人。他有着一种比一般的科学家更高的追求, 那就是对宇宙最深层奥秘的终极关怀。这是一种哲学的冲动, 一种誓要展现宇宙的绝对本质的崇高精神。他的悲剧命运的产生在于他运用科学的理性去展示宇宙的绝对本质。可以说, 爱因斯坦对本体上的形而上学的终极关怀和生命冲动, 加上他手中使用的仅仅是科学实证的理性, 便硬把爱因斯坦逼上了“十字架”。这“十字架”的悲剧命运正在于他所使用的手段( 科学理性) 不足以达他的目的(展示绝对本质的风采)造成的。何以证明爱因斯坦对宇宙的绝对本质有一种终极关怀? 下述几个事实可以证明:
第一, 爱因斯坦用了近四十年的全部精力, 不借牺牲并抛开其他物理课题为巨大代价, 去从事宇宙的“统一场论”的研究。“统一场论”的宗旨就是要揭示宇宙的绝对本质的奥妙。
第二, 不仅别人称他, 而且他也自称是为哲学家。索末菲在向爱因斯坦祝贺七十寿辰时的开头, 引用了德国威廉皇帝学会第一任会一长阿道夫·冯·哈纳竞上任时的话:“人们抱怨我们这一代没有哲学家书袋网。可是他们错了, 他们现在别的学院里马金库, 他们的名字是马克斯·普朗克和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爱因斯坦也曾谦虚地说过:“如果我能参与哲学工作者们的工作, 并得到他们的承认, 我就感到心满意足了。我只不过是希望从口头上和文字上去谈谈那些与我的专业有关孟庭丽病逝, 同时又是令哲学家们感兴趣的东西。这也许是我从事哲学研究的唯一一条途径。干你内行的事吧!”
第三, 爱因斯坦至死都没有放弃研究统一场论的追求, 而且在接二连三的失败之后, 他还能以惊人的毅力、意志和智慧, 毅然决然地向人们宣告: “固然,我要给量子以明确形式的尝试再三失败了, 但我决不放弃希望, ”这是一种何等伟大而壮观的精神境界, 正是、这种精神才在塑造了爱因斯坦抓崇高而悲壮的命运的同时, 在他身后、又竖起一块令人一时琢磨不透的历史丰碑生爱因斯坦尝到了“量子”概念的甜头,那时科学上的,同时也吃尽了“量子”概念的苦头, 那是哲学上的。因为“量子”是可证的、有形的, 正是科学理性所能把握的对象; 而绝对是无形的, 是哲学理性才能把握的对象, 要想用有形的“量子”去代替无形的“绝对”,必将是行不通的。
爱因斯坦的悲剧命运的内涵是一个充满丰富内容的谜, 对此不能做简单的评价、定论, 要采取不断开发其新内容的态度。本文所作的努力正是按照这个思路进行的。
作者单位: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马列理论部
责任编辑: 周晓燕
文章来源:《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南大核心北大核心CSSCI双入选期刊)1993年第1期。
注:限于微信排版方式颜宁老公,本文参考文献和脚注省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