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王俪桥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南京天气2345暗恋的女神,没想到会是在那种地方再遇见!-秀美郴州

2019-03-19 全部文章 57
暗恋的女神,没想到会是在那种地方再遇见!-秀美郴州寒士谋


第一章 两次醉酒
我爸是个混混井星文,吃喝嫖赌,打架斗殴他都占全了。在我七岁那一年,我妈领我去公园玩了一遭,第二天她跟着一个有钱人私奔了。
那段时间,我爸天天喝的醉醺醺的,他本来就暴力,喝醉酒之后更是拿着我出气,还骂我是臭表子生的狗杂碎。
我妈有一个比她将近小十岁的姐妹,她叫江柔。也是见我可怜,她隔三差五的来我家一趟,给我带点好吃的,帮我洗一下衣服。
江柔人长得漂亮,性格开朗,她是我妈的小闺蜜,我应该喊她姨的,但是她非得让我叫姐,她说这样能显得自己年轻。跟我爸不亲,柔姐对我好,我也喜欢缠着她。
可是正因为我喜欢缠着柔姐,却彻底的毁了她,也毁了我爸!
我记得特别的清楚,那天外面下大雨,我爸不知道去哪里鬼混了。我自个一人在家害怕,想起了柔姐,我就用家里的座机给她打电话,让她来陪我。
柔姐对我好,很快就来到了我家,她陪我写作业的时候,我爸也回家了。看到我爸,我吓了一跳,他脚下不稳,一看又醉的不轻。
柔姐讨厌我爸,她拿起包就想要回家,我不想她走,因为我爸喝醉酒每次都会打我。柔姐看懂了我的意思,然后她跟我爸说,让我去她家里睡。
我爸喝的有点不省人事,呆呆的看着柔姐。我实在是害怕我爸,也不管他同不同意,就跟在了柔姐后面至尊宝鉴。
可就在开门的时候,我爸突然一把就抓住了柔姐的头发,然后把她拽到了沙发上。柔姐还牵着我的手,我也摔在了地上。
当我站起来的时候,我看到我爸把柔姐按在沙发上,正撕扯她的衣服。柔姐死命的挣扎,可是我爸凶狠,把她打的不轻。
“小强……你……你劝劝你爸!”柔姐把目光转向我,流着眼泪对我说。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可是站在原地,我有些不知所措。我实在是太害怕我爸了,他做什么事情我都不敢管。
柔姐看出指望不上我了,就苦苦哀求我爸,但是柔姐的话,我爸根本就听不进去,他喘着粗气把她的衣服给脱光了。
“你给我回里屋!”我爸一只手按着柔姐,另一只手指着我命令道。
“小强……你别走,你爸不能当着你的面把我……我求你了……”同时,柔姐祈求一般的对我喊道。
我爸的确不是东西,但是也许他不会当着我的面强迫柔姐。可是我不敢不听我爸的话,终究是黏黏歪歪的回到了房间,身后柔姐一直在喊我的名字,我回头看她,她的表情几乎绝望。
在房间里,我听到柔姐撕心裂肺的叫声张善淇,我的眼泪流了下来,甚至哭出了声音。当时我不懂我爸做的事情能够毁掉她一生,但是我也知道他是在伤害柔姐。
终于房间里的惨叫声停止了,我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酒喝得太多,我爸居然躺在一旁睡着了,而柔姐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姐……你……你把衣服穿上吧!”我站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对柔姐说道。
“小强,这是你和你爸商量的吧!”柔姐把目光转向我,南京天气2345冷冷的说道。
我低着头一句话都不敢说,默默的流着眼泪。柔姐抱起自己的衣服,就要离开,我用身子阻拦,可她却毫不犹豫的把我推开,然后跑进了雨中。
柔姐走了之后,我心里难受,怕把我爸吵醒,我躲在房间里哭。就在我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我听到客厅里传来谩骂声。
打开房门,我伸着脑袋往客厅里看。我爸和四五个警察打在了一起,有一个警察还被我爸捅了一刀,最终我爸还是被警察合伙给制服了。
“小强,给老子争气,你爸这辈子算完了!”
我爸被警察带走了,这是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第二天小区里的人都知道了我爸的事情,但是我爸是小区里的祸害,他们拍手称好,连口饭都没人给我。我实在是饿的不行了,想在家里找点东西吃,可是家里连块馒头都找不到。
到了中午的时候,柔姐居然拿着一份盒饭来到了我家,她满脸疲惫,看我的眼神冰冷。
“我欠你妈妈的人情,以后我养你!”柔姐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淡淡的说道。
我大口大口的吃着盒饭,不停的掉着眼泪。我不敢面对柔姐,但我明白,以后我不在无依无靠……
没过多久,我爸被判了刑。多罪并罚,我爸被判了十二年!我爸入狱,是因为柔姐报警,可是我却从来都没有恨过她,反而觉得自己解脱了。
我和我爸只有血缘,但并没有感情。
我不知道柔姐欠着我妈什么人情,她养我也只是因为我妈。柔姐对我也算不错,可是她对我的态度冷淡,她永远都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关心我了。
我们居住的地方是一个小县城,县城不大,柔姐被我爸强迫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尤其是她收养了我爸的儿子,更是被别人笑话,很多人在背后说她脑子有问题。
柔姐才二十刚刚出头,初中之后她就辍学了。发生了这种事情宦海征途,她之前的男朋友抛弃了柔姐。而且没多久南陵人才网,柔姐发现自己怀孕了。她不是优柔寡断的人,知道肚子里的孩子不能要,在一家小医院,她做了人流。
做人流的医院不正轨,手术失败,柔姐肚子里的孩子被打掉了,可同时她以后再也没有了生育能力!
柔姐只有一个老母亲,单身了两年,柔姐忍受不了母亲的唠叨,找了一个比她大几岁有孩子的男人嫁了。柔姐嫁人的那段时间,我跟着她的母亲生活,柔姐母亲人好,从来都没有嫌弃我。
柔姐的婚姻并不幸福,结婚的第二年她就离婚了。她是苦命的人,离婚没多久,柔姐母亲出车祸去世,我哭的比她还凶,但她还是骂我是扫把星,说从认识我就没过好日子。
肇事司机陪了柔姐不少的钱,大约有十几万吧,用这笔钱,她做起了生意。没有什么头脑,又没有文化,几年下来,柔姐把这笔钱赔得一干二净,还借了不少的外债。
这天晚上,柔姐穿着一身特别暴漏的衣服出门。她这几天一直心事重重,而且和一个夜总会的领班走的特别近,我能猜出她要去做什么!
柔姐的事情我不敢管,可是我心里不是滋味。虽然她对我不冷不热,但是我早已当她是家人。没有睡觉,一晚上我都在等柔姐下班,两点多的时候,她总算回来了。
喝了不少的酒,柔姐走路晃晃悠悠聂慎儿,可能是小时候有了阴影,我特别讨厌别人喝醉凡人闯西游。不过怕柔姐摔倒,我还是扶住了她。
“小强,我……我活的好累,好想有个肩膀可以依靠!”柔姐顺势把头歪在我肩膀上,喃喃着说着。
柔姐很少对我表现出脆弱的一面,也许是酒喝得多了,她才说出了心里话。可是我却是一动,我想告诉她,我已经长大了,以后我来保护她!
扶着柔姐躺在了床上,可是她却睡着了。柔姐身上的衣服暴漏,霍凡可能是酒喝得多,她心里有些火烧火燎,下意识的用手撕扯自己的衣服,时不时还难受的发出声音。
我喘着粗气看着柔姐,嘴唇有些发干,身体都在打哆嗦,眼睛带着浴火盯着她的身体。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轻轻的俯下了身子……
第二章 她是柔姐
正值青春期,我根本忍受不了这种诱惑。而且和柔姐生活在一起十年多了,我早已分不清对她到底是什么感情。特别是这两年,我开始对她的身体感兴趣,就是她替换下来的内衣,丝袜都会让我血液加快。
怕把柔姐吵醒,我双手撑在床上,身子离着她只有几公分。柔姐身上的香水味和吐出来的香气传到了我的鼻中,我已经没有了一点思考能力,哆哆嗦嗦的在柔姐的脸上亲了一口,身子也情不自禁的压在了她的身上。
可能是太过于激动,又是夏天,柔姐穿的本来就少,而我只穿了一个大裤衩。身体某处刚碰触到柔姐的大腿,我浑身都软了。
身上没有了一点力气,但是我恢复了理智,来不及细想,我也没有观察柔姐是否醒来,慌慌张张的从她身上下来,然后急忙就退出了房间。
我坐在床上喘着粗气,简直不敢相信李恩霖,我能做出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情。随即我就开始担心,要是柔姐发现了怎么办?
想到这里,我鼓起勇气走到柔姐卧室门口,刚才太过于紧张,门我没有关好,还留着一条缝隙。我不敢再进入她的房间,透过门缝偷偷的往里面看。
柔姐正躺在床上,她一只手拿着一根女士香烟,双眼痴痴的看着前方,好像在想着心事。我的脸一红,看来我刚才做的事情被她发现了,只是想不通她出于什么原因,没有当面指责我。
蹑手蹑脚的回到房间,我换下脏兮兮的衣服就躺在了床上,但是我彻底失眠了,不知道以后该要怎么面对柔姐。
可能是我真的龌龊吧,我有些回味刚才和柔姐的近距离接触鸿蒙戒。她虽然已经三十有余吴有松,可是保养的好,穿的也时尚,和二十多岁的小姑娘也没什么两样。
我甚至臭不要脸的在想,要是柔姐愿意的话,我真想娶她。想到这里,我又回忆起了以前的事情,如果不是我的话,柔姐现在应该会很幸福吧。
还是怕面对柔姐屌乐美,天刚刚亮,我就去学校了。时间挺早,我也没有坐公车,溜达着朝着学校的方向走去。
在地摊上吃了点东西,等我到了学校,班里已经来了不少的同学了。同桌也早到了,看到她,我心情好了不少,也停止了胡思乱想。
同桌叫韩雪,人长得漂亮,老多人都说她是我们学校的校花。也是有缘分,我俩从高一就是同桌,两年多的时间,我和韩雪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甚至可以说我是她的男闺蜜!
“许强,晚上花小新过生日,在今夜无眠请客,你陪我一起去吧!”我刚坐在座位上,韩雪就对我说。
我不由咧了咧嘴,花小新不是什么好鸟,他是学校的大祸害。平时见到他,我都是躲着走,生怕和他扯上什么关系。花小新喜欢韩雪,追她很长一段时间了,就连学校的老师都知道。不过我们都已经高三了,老师对这种事情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不去,你要是听我的话你也不去,真不知道你咋想的!”我撇了韩雪一眼,觉得她没什么脑子。
花小新家里开着一家小工厂,他自己也认识不少的社会人。花小新一直说要不是因为韩雪,他早就辍学了,他爸财大气粗,花小新上不上学他爸也不管恶魔雪茄,反而希望他回家帮忙做生意!
“哎呀,你不懂,花小新要不念了,过完这个生日,他就不来学校了!而且他答应我,以后也不会缠着我,我还怎么拒绝他啊?”韩雪撅着小嘴,咋咋呼呼的说道。
韩雪看不上花小新,也一直没有给他机会。男人了解男人,花小新是一个很固执的人,我觉得他不会轻易放弃韩雪,谁知道他肚子里在憋什么坏主意。
“随便你吧,要是被花小新占了便宜,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我无奈的对韩雪说。她是一个特有注意的人,我劝她也不好使。
“强哥哥,求你了,晚上你陪我去嘛。我就怕他有坏心眼,有你在他肯定就不敢了!”韩雪摇晃着我的胳膊,撒着娇对我说。
“别晃了,我答应你!”我把韩雪的手甩开,故作不耐烦的说道。
韩雪虽然是一个女生,可她算是我唯一的朋友。我是罪犯的儿子,没有人瞧得起我,但是韩雪从来没有小看我。就算韩雪不求我,我也打算和她一起去给花小新过生日,我改变不了她的决定,只能当护花使者。
下午放学以后,花小新在我们教室门口等韩雪,得知我也要去给他过生日,花小新先是一愣,不过随即他搂住了我的肩膀,虚伪的说早就想和我交个朋友之类的。
花小新家里有钱,他出手也阔绰,请了不少的人。吃完烧烤以后,他又请我们去今夜无眠唱歌。
今夜无眠是我们县城最大的一家夜总会,一楼是歌舞表演和一些东北二人转,二楼是KTV ,里面有陪酒的公主和丽人,当然也有直接可以上床的小姐。听说三楼是富婆享乐的地方,从外地找了不少的少爷。
到了十点多,同学们陆陆续续的离开了今夜无眠,我向韩雪使了好几次眼色,意思是我们也可以走了。但是她喝大了云亦思虞,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
“许强,你先回去吧!”韩雪去厕所的功夫,花小新递给我一根烟,然后冷冷的说道。
“哦毛晓沪,我马上就走!”我的脸一红,花小新过生日可没有请我。
“许强,都是男人,我也不瞒你,今天晚上我想拿下韩雪。你要是老老实实的,以后就是我的兄弟,要是你敢多管闲事,你的好日子到头了叶俊英!”想了想,花小新贴在我耳边说。
花小新是聪明人,他明白我为什么给他过生日,怕我不走,他直接跟我摊牌了。我猜到了花小新可能会对韩雪不利,但是我想人多了,他就不敢做出格的事情。可是看花小新的意思,他今晚志在必得!
“老三,你让海叔安排几个妞日照钢铁厂吧,快点!”花小新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然后对他身边的一个兄弟说道。
花小新没有瞧得上我,他随随便便威胁我两句,以为我就能乖乖的听他的话。我承认自己害怕花小新,惹上他我会有麻烦,可是韩雪是我唯一的朋友,就算挨揍我也得帮她。
韩雪也是玩嗨了,我们穷学生能来今夜无眠玩的机会不多。她从厕所里出来之后,拿起话筒继续唱歌。包间里只剩下了五个人,除了我和韩雪,其余人都是花小新的兄弟。
“韩雪,你还不回家吗雀斑王根会 ?你妈不是告诉你,最晚十一点到家吗?”我实在是等不了了,拉了拉韩雪的衣袖文山睡懒觉。
我这话彻底得罪了花小新,能够想象出他有多生气。其实我也吓得够呛,我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生怕花小新在今夜无眠就动手打我。
“哦……那咱们走吧!”韩雪把歌曲暂停,冲着我嘿嘿一笑。
“雪儿,今天是我生日,你陪我到十二点不行吗?算我求你了!”花小新拦住韩雪,一脸深情的对韩雪说。
“哦,生日快乐,我陪你!”笑了笑,韩雪端起杯子,把一杯啤酒一饮而尽!
我在心里一个劲的骂韩雪傻逼,可这也算是在意料之内,她习惯对每个人都好,不然我俩也不可能成为朋友。
这时包间的门被打开了,进来十几个丽人,公主价格太高,花小新请不起。我往女人堆里一瞧,第二排有个女人低着头,但是我看到她头上的发卡,已经知道她是谁了。
她是柔姐……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相关文章